火葬工高風險!確診者遺體1晚燒40具 火爐旁放乖乖

確診遺體須迅速火化的規定,隨着疫情趨緩而解禁,讓火葬場員工們紛紛鬆了一口氣。(圖/示意圖/翻攝自張軍凱臉書)

新冠肺炎疫情去年5月大爆發,陸續有病患不幸死亡,除第一線醫護人員外,火葬場員工也冒着染疫風險與病毒抗戰,在疫情高峰期的半年內,曾經一晚燒40具確診遺體,而火葬場還曾因防疫酒精不足,只能用稀釋漂白水撒在身上消毒,3月20日疫情解禁,臺北市第二殯儀館火葬場49歲的樑班長如釋重負地表示「終於撐過去了!」

樑班長說,疫情最嚴峻的時期,關於確診遺體進館時間、動線,火化溫度等等通通都得研議協商討論,其中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,衛生局對於狂牛症患者火化有明確規定,遺體需以至少1000度高溫燃燒,每次燃燒時間至少30分鐘,但在新冠肺炎大爆發期間相關辦法根本來不及擬定,只能全憑過往經驗摸索仿照執行。

好市多冬季限定甜点开卖 会员抢买:好吃不甜腻

回憶起當時的狀況,樑班長表示,火葬場作業時間一般是早上7點至晚上8點,但爲安排確診遺體進館火化,避開人羣,只能讓遺體在晚上8點過後進館,狀況好一點時凌晨2、3點可以下班,但高峰期間凌晨4、5點下班已是常態。每天除了白天燒正常遺體,單單一晚上就必須火化至少3、40具確診遺體,而這樣的狀況更持續了約半年,直到近期才慢慢下降至每天約10具。

疫情高峰期間,除日常的火化數量外,每晚8點起便是確診遺體的火化時間,最多一晚上得燒30、40具遺體。(圖/林冠吟攝)

张淑娟1988年摘冠 「中国小姐」曾因一件事停办22年

樑班長透露,一般人對於火葬場多有忌諱,但對他們從業人員來說,沒有忌諱,有的只是對亡者的尊重與敬意,但這份工作隨之而來的卻是多重職業傷害,因爲火爐溫度長年必須保持在500、600度的高溫之下,只要有火化作業,溫度幾乎都保持在1000度左右,也造成火葬場溫度長年夏季保持在40度、冬天則約30度,現場粉塵狀況也相當嚴重。

楚笑笑 小说

揪团接受招待赴陆旅游 基隆里长遭起诉

而爐門打開的瞬間,偶爾還會因陪葬品如檀香粉因氧氣瞬間大量灌入,造成閃燃,又或是死者的心律調節器突然爆炸。他笑着表示,「都說有被火燙過的纔是真的有待過火葬場的人」,另爲整理骨灰所使用的鐵桿器材,整天下來腰痠背痛早已是常態。

但對火葬場員工來說,這份工作不僅僅只是一份工作,他們更像是人生領航員,因爲每個人都會走上生命的最後一程,火葬場裡的火爐就像是航班,而他們是送亡者啓程的領航員,火化許可證就是登機證,在確認過後引領着亡者搭上一班沒有回程的旅途。

惩罚者v7

看似百無禁忌的火葬場,卻在各個機臺上都可以看見「乖乖」,祈求火爐乖乖運作。(圖/林冠吟攝)

因爲投身這個產業,每天見慣了生死,也讓樑班長深切地意識到,生命的逝去不過就是一瞬間。他說,做這行的有一句經典行話,「棺材裡裝的是死人不是老人」,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人被推着進來,結束他們人生的旅途,也讓他深切體會到時間短暫,必須把握每個當下完成自己的夢想,或陪伴在家人身旁,因爲只有感受過生命的律動,才能體悟到生命的美好。

首次除息看俏 這檔ETF連九天每日成交突破萬張

儘管樑班長表示火葬場並沒有什麼太大禁忌,但實際走近火爐旁,卻可以發現火爐上除有淨符加持,希望火爐可以順利運轉之外,一旁還放着黃色乖乖,希望火爐也能「乖乖」。

對於火葬場是否可能出現葬儀社領錯遺體、燒錯人的意外發生,樑班長則自信表示,至少在二殯不會有這種狀況,因爲光是防錯機制就有5道,從家屬、葬儀社、櫃檯工作人員到火爐工作人員都必須一再確認,只要其中一個環節有疑慮,就必須確認清楚後才能執行,就算真的有疑慮,場裡也有監視器,絕對可以釐清事情經過,杜絕錯誤發生的可能。

更多 CTWANT 報導

國防部:不會擊毀中共空飄氣球